贡嘎莫溪沟海子。 在云南中甸观光时,看了本地热销书《消退的地平线》,本地人一定地告诉我,云南迪庆就是作者詹姆斯•希尔顿 (James Hilton) 描述的香格里拉。多年后我预备徒步观光,发现书中素材源于美国探险家约瑟夫•洛克 (Joseph F•Rock) 1920年的中国探险记,洛克从大理出发,深入贡嘎地域。 我们沿着洛克的萍踪,寻找真正的香格里拉。丽江、泸沽湖等景区早已游人如织,唯有贡嘎路途艰险,现代交通对象难以达到,保留了一方净土。我们从贡嘎乡出发,徒步翻越子梅垭口,登上贡嘎雪山,再从玉龙西进入莫溪沟,翻次日乌且垭口 ,*后达到康定,一路虽艰辛,却似在天堂中穿行……

贡嘎雪山 天主的花圃 徒步贡嘎-穿越天堂 贡嘎雪山又称木雅贡嘎(Minya Konka),藏语意为“*的雪山”,它位于青藏高原东部边缘,距离康定55公里。洛克昔时在贡嘎探险时,测绘其高度为9500米,显然这个了局是错误的,但引起了国外对贡嘎的存眷,许多地舆学家慕名而来。颠末精确测量,贡嘎主峰高7556米,是世界第11岑岭,四川省*岑岭,称得上“蜀山之王”。 坐在新都桥的山坡上,就能够远眺雪山,但想体验梦幻雪国,必需去子梅垭口,这里才是亲近贡嘎雪山的*地址。站在垭口上,面前雪山连绵壮观,令观者梦魂倒置。贡嘎主峰长年积雪不化,下半部山体是浅绿色的花岗闪长石,山腰被云海环抱,更显神秘。要看山,运气也很主要,因为本地经常风起云滚,漫天白浪,让人一等就是六七个小时。我们下山时慢慢踩入白云深处,雾中隐约可见嵬峨的山体,以及阳光映射的七彩光线,仿佛奇奥的梦乡。海拔4000多米的处所没有虫鸣鸟叫,万籁俱寂,空气又分外清爽,都会的热闹瞬间逝去,忽然大白了洛克为什么要叫它“天主的花圃”!

贡嘎寺 心灵的圣地云雾贡嘎寺 老贡嘎寺位于贡嘎雪山的半山腰上,海拔3750米,徒步需要6个小时。即便如斯艰难,驴友仍是会一去再去,一座深山老庙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魔力? 贡嘎寺建于公元十三世纪, 是*世贡噶活佛扎白拔的修行之地,也是藏传释教“噶玛噶举派”(白教)的三大圣地之一。这里山高路险,经常会大雪封山,寺内常年只有几个喇嘛驻守。所以贡嘎寺显得分外清净(甚至欠亨电),只拥有贡嘎壮美静默的雪山。 寺内有一股背山引下的泉水,被本地人奉为圣水,传说能够驱邪治病。晚上我们在贡嘎寺用泉水烧水做饭,然后坐在火塘边,品一口暖暖的酥油茶……生活逼着人们不断前行,一个个情不自禁,又不敢停下脚步,心灵都追不上疲惫的肉身了! 此刻喝着沁入心扉的甘泉,丢开忙忙碌碌的一切,对着夜空静静发呆,感受真是可贵,等等那颗迟到的心吧! 贡嘎天然珍爱区 险处的风光 星光下的日乌且。 海拔4800米的日乌且垭口像一片刀刃,将贡嘎天然珍爱区的莫溪沟和日乌切沟一分为二,徒步穿越需要三天,行程非常艰辛,光景却无与伦比,好多驴友形容“身在地狱,心在天堂”。贡巴冰川的地貌更是多彩:冰塔林、冰洞、日照金山、碧绿的海子……每次走得疲惫不胜,总有一处景致让我们精神大振。 红石摊。 日乌且垭口到老榆林这一段是日乌切沟,日乌且峰、嘉子峰、小贡嘎和莲花峰在这里一字排开。6540米高的嘉子峰是贡嘎山的卫峰之一,攀缘难度大,许多国际爬山队都饮恨而归。经由大草坝营地后, 即是奇丽的红石滩, 河滩的鹅卵石全为艳丽的猩红色,就像被油漆刷过一样,因为石头上寄生着一种菌类,若是把石头带归去,很快就“仙”气飘散,恢复原状了。 晚上我们在日乌且垭口下露营,照样土豆加白菜的“大餐”,照样吃得那么香。月光静静爬上峰顶,雪山一片澄明,星空特别的蓝……一场接近生死的贡嘎穿越即将竣事,我们反而眷念无比——风光总在*险处,就像此时的雪山之夜。

免责声明:本网转载收集文章仅为传布信息,不代表本网概念,若有侵权,请发邮件至